有一朵梦华

学生党,用爱生产画作,但是懒癌难治

第28发来啦!!!all900+近侍飘花博多~~~

没带回毛利的悲伤好像平复了些......

结果……毛利……没来……((趴地哭

来自晋江小说网
我英同人《我的恋爱学院》作者:神下
第26章打个码

自己塗了个姿(ti)势(wei)(˶‾᷄ ⁻̫ ‾᷅˵)哈哈哈
希望大大喜欢❤️

这周的活击信息量巨大......本丸的风格原来是中西合并啊!

狐之助不只一只?!它们之间的暗流涌动!!第一部队的阿尼甲膝丸大典太,队长被被超帅呀?!!!

这座本丸和花丸本丸比起来,像是宿屋和度假村的差别呀......果然是菁英审审啊

看完了感觉都要融化了......大家都好帅

我家青江回来啦!!变帅了喔!!!

今晚的欧気(虽然荒是返了一只荒川之主和一只妖刀姬来的)

荒、新宿的assassin、福尔摩斯

看完电影《神鬼传奇4》,喜欢安玛奈特公主的生前造型,特别是眼妆,很美。

(尖帽子的魔法工房)禁忌的不死魔女

原作「尖帽子的魔法工房」。


这一部漫画现在刚刚汉化到第十话,单行本8月底刚要出第二集,内容还很少很少,但是笔触特别好看,作者白滨鸥的功力高深,很有魔幻童话的氛围。

值得推荐大家一看。

本文同时发布在晋江,一时的脑洞之作。

------------------------------------------------------------------------------------------------

#在尖帽子的魔法工房的世界里,其他的触犯了禁忌魔法的魔法使的故事#

#ooc有#

#私设有#

#女主苏苏苏美美美#





乡下,奇弗里的魔法工房。


“可可,可以帮我把锅盖拿过来一下吗?”厨房里,正在料理早餐的女孩中头发蓬松卷曲的那个一边搅拌著浓汤一边回头说,“这个胡萝卜好像有点不新鲜了。”


“呼啊......啊,来啦!”另一个头发及肩的女孩打著呵欠,揉了揉眼睛才把绘著魔法阵的锅盖拿过去,她双手提著锅盖笼罩在切好的胡萝卜上,不一会儿那些边缘发蔫的胡萝卜又变得颜色鲜亮、脆嫩得彷佛要出水一般。


“咦,这个魔法阵好像和之前的不一样!”可可看著锅盖里的图样说,“特媞安,这个好像简单了一点?”


“对呀!奇弗里老师太懒了,大家好不容易吃完了之前那一锅两年前的炖菜,才不想让他再炖一锅继续吃两年呢!”特媞安吐了吐舌头,把胡萝卜丢进锅里继续搅拌,“所以这次这个锅盖的魔法阵最多效果只能用回溯三天时间,三天过后自然会失去效果的!”


“喔喔喔!原来如此!”可可眼睛发亮的听著特媞安解释,手下不停的涂抹著奶油,放置到大家的餐盘上。


距离她来到奇弗里老师的魔法工房也有一小段时间了,但是魔法世界的一切还是很让从小憧憬魔法的她感到新鲜。小时候被不知名的“宽帽檐”魔法使推销了一本禁忌的魔法绘本和墨水笔,她一不小心将魔法施展在母亲身上,造成母亲和家一起石化,之后被奇弗里老师带回工房做他的学徒,现在正在努力的学习基础知识中,所以为了让她早日习惯魔法环境,最近的三餐都由她来负责,不过奇弗里和特媞安常常会帮忙。


“早安......其实老师好像是想再炖一锅继续吃两年,但是可惜了,好像那个 ‘特殊墨水’已经没了。”这个工房里的另一个学徒,有这一头柔顺长发的利切不知何时已经悄悄的坐在餐桌上,眼睛看著喷香的面包如此说。


“咦,这么说的话......”特媞安惊喜的欲言又止,看著刚刚下楼的奇弗里和玛瑙。


“早安。”黑发的玛瑙面色冷淡的打了招呼,来到餐桌坐下。


“大家早啊,真香!特媞安和可可做的真好呀!”他们的老师,奇弗里推了推他那标志性的菱形异色眼镜,温柔的摸了摸两人的头,“是我喜欢的蔬菜汤~奥尔戈今天在忙,所以等一下再把早餐拿去给他,现在大家开动吧!”


于是一个大人四个小姑娘便坐下来开始吃早餐了,奇弗里个性随和温柔,相处教导时都没有什么特定的规矩,所以女孩们用餐时也是开开心心的一边聊天交谈一边用餐。


“老师!之前那个可以维持保鲜的魔法阵,墨水是什么材料的呀?”好奇宝宝第一号的可可突然想起刚刚特媞安没说完的话,立刻问出来了。


“啊啊,那个呀。刚好她说了今天中午要过来我们这里,昨天收到通知了呢。”奇弗里恍然。


“她?”可可歪头。


“将墨水卖给老师的人。”玛瑙横了可可一眼,让她肩膀一缩。


“对喔......又到这个时候了,那位姐姐会过来一趟。”利切已经解决掉面包,正在进攻蔬菜汤,眼睛有点亮亮的。


“咦咦咦!!!所以有客人要来拜访我们吗?!是女魔法使吗?我第一次见!!!”


“可可你好吵!”玛瑙怒。


“!......可是人家兴奋嘛。”可可缩了一下,又说。


“好啦好啦~”奇弗里连忙打圆场。“因为有客人要来,所以等一下吃饱后大家一起稍微打扫一下工房里吧!快吃快吃!”


“好~~”



#########



中午。


门前传来咔啦一声,一直期待著来客的可可立刻从房间里探出头来,“老师!客人来啦!!!”


“你这里又多了个孩子了啊,奇弗里......”这道声音的主人站在门口的逆光,却让可可说不出话来。


来人身材纤细,穿著浅蓝色的魔法袍,和奇弗里一贯朴素的审美不一样,她的衣袍用料精致滑顺,在走动翻飞之间依稀看得出绣著许多暗纹,头上戴著同色的丝质尖帽,帽顶拉著华美的流苏,深红斗篷上的金属扣子也金闪闪的还缀著宝石,以可可帮忙经营布料店多年的眼光来看这一身的价值比以前她见过的坐著羽毛马车的客人们全部加起来还要昂贵。


但是让她说不出话的还是别的原因。


眼前这个女人,好像只比可可她们大个几岁,眼神却看不出年龄,是她这辈子见过最美的人。“肤如雪,唇如血,眼睛如同天上的星子一般闪耀”这样童话般的形容都不足以表述,金红色的波浪长发随意绑著几束辫子也都用精致的发饰编著,一双青蓝色的眼眸看过来就直接让可可失去言语,双颊涨红,几乎要头冒蒸汽。


“是新收的学徒吗?你好。”她微微一笑。


“你来啦,瑟蕾斯缇。”奇弗里从楼上出来,看到楞在楼梯上的可可,笑道:“可可,你在做什么呢?”


其他的女孩们这时也从房间里窜出来,开心的冲下楼梯围绕在瑟蕾斯缇的身旁

,把她拉著到餐桌旁坐了下来。


“瑟蕾姐姐!好久不见!”


“你又去了哪里游历呀?上次听说你去了南方!”


“衣服,真好看。”


“您这次旅途辛苦了。”


“大家好久不见呀。”瑟蕾斯缇笑著摸摸大家的头,明明身高没比几个女孩高多少,却一派大人气息,她吐气如兰,声音比起一般女孩要来的低沉,但是很好听。“我先和你们老师办完正事再来跟你们聊天吧,反正也要在这里叨扰几天,不急的。”


“说到这个,瑟蕾斯缇。这次开始,我想让学徒们旁观采集。”奇弗里正色说道。


不只其他三个小学徒一惊,瑟蕾斯缇也是眼神一暗, “你确定?我是无所谓,但是这些孩子还不能接受吧?”


奇弗里来到可可身边,手搭在可可肩上, “这是我的新弟子,可可。不知道你在旅途中有没有听说,那个成为学徒的 ‘使用了禁忌魔法的不知情的人’的事......”


 瑟蕾斯缇眼睛微睁,“这么说来,就是她......?”


可可低下头捏著自己的裙摆,不敢看瑟蕾斯缇的表情,她现在已经充分了解到当初自己所犯下的错误有多么不可饶恕,每每被提及总是后悔不已。


“可可。”奇弗里的声音唤回了她低落的心情,她抬起头,撞进老师温柔的双眼, “这是魔法使瑟蕾斯缇,她有个外号,叫做不死魔女。”


“不死……魔女?”可可的眼睛慢慢睁大。


“是的。”瑟蕾斯缇接著说下去,她的眼神中有一种让可可眼泪盈眶的包容, “我和你一样,也是禁忌魔法的被害者。”


可可身后的玛瑙和特媞安以及利切也惊讶的连连吸气,她们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


“不必太过惊讶,像我们这样的人多的是。”瑟蕾斯缇朝著女孩们微微笑, “只是为了保护年轻的学徒们,大多的老师都不会过早让他们接触魔法世界的这一面罢了。”


“相信大家都知道所谓的 ‘魔警团’吧?他们是负责守护秩序的骑士团,专门消除觸犯法則的人的记忆,在他们的严格执行之下,很少有落网之鱼的。我却是那其中的例外。”


“并非我是触犯禁忌魔法的人,是我的老师触犯了禁忌魔法。”


奇弗里一惊, “你连这个也要说吗?我以为......”


“早说晚说,还不是都一样,你的弟子我还是放心的。反正该知道的人都知道。”瑟蕾斯缇一脸无所谓, “不过你们可别和太多人说了......”


“说到哪了,喔,我的老师触犯了禁忌魔法。他和我一样是属于游历的魔法使,没有固定的落脚处,待的比较久的地方除了卡伦之外就是大礼堂了,由于一直是一个人到处流浪,所以也没有监视之眼跟著他。然后,在很多年前,他收养了两岁的我,秘密的,没让任何人知道。”


“他对我很好,就像父亲一样,从小关怀我教导我关于魔法的知识。但是,他没有跟我说任何一个关于禁忌魔法的知识。所以,他很自然而然的在我身上尝试绘制魔法阵和喂我吃下特殊材料时,我什么都不懂,很积极的配合他。”瑟蕾斯缇说到这里的时候,眼中充斥著过去时光的温情,彷佛没有怨恨也没有怪责。


“你们也有用那个保鲜的魔法吧?那就是我的老师发明的,很好用吧?”瑟蕾斯缇笑著看可可,可可迟疑著点了点头。


“他的专攻方向是 ‘时间’。准确来说,就是长生不老吧。而且他成功了。”瑟蕾斯缇这一句话让在场的女孩们都震惊了。


“这、这么可能?!”


“长生不老?!”


奇弗里的脸色却奇异的暗沉下来,像是不忍的闭了闭眼睛。


“呵呵,我没说错。”瑟蕾斯缇继续说, “不过,是在我身上。他自己却失败了。”


“我今年已经二百三十七岁了喔,身上被画了上千个多重的魔法阵刺青以来,从我十八岁那一年起,我就再也没有衰老过啦。”


瑟蕾斯缇看著眼前这几个稚嫩的小女孩,脸上讶异的神情藏都藏不住,彷佛看见过去的自己一般。当时的她也是这样,满心信任的跟著自己的老师,帮他采集特殊材料,一起学习绘制魔法阵,分析数据,烹煮餐食,一切的一切都那样平凡,那样幸福。老师从小喂给她吃的那些特殊的材料和果子,因为一些材料她吃了之后会引发身体的不适和疼痛,她也不是没有疑惑过,但是最终都选择相信老师说的调养身体的说词,最后就是那昏迷的三个月。


一醒来,自己身上连带一头长发都被剃的精光,取而代之的是密密麻麻的细小魔法阵,全身手脚和头脑上都有,然后一向疼爱自己的老师眼中全是狂热和疯意,他将自己带到了一个位于海底的城堡,他称之为 “大礼堂”的地方。在那里她第一次见到了其他的魔法使。

也是在那里,她知道了自己的老师在自己身上进行了多么不可饶恕的实验和魔法。


后来的一切她觉得像是一场梦一样,多年的疼爱和教导,如今的狂热和看艺术品般的眼神。


老师试图将她身上的魔法阵图样复制到自己身上,他说, “这样,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但是他却死了。失败了,他的身体没有办法承受这样的魔法。死亡之前,他挣扎著在大礼堂的众人面前把自己所做的事情都揭露了出来,包括瑟蕾斯缇的成功也是,然后把自己过去的魔法笔记全都留给了瑟蕾斯缇,便在众人面前溶解成一滩血水,不复人形。


但是,瑟蕾斯缇还是没有办法恨他。

他给过的温暖远远比伤害多多了,更胜之,她从来不曾觉得那是伤害,因为她并没有为此感到难受过。


她只是伤心,自己的老师,坐了错的事,害死了自己。


“瑟蕾斯缇?”奇弗里的声音让她回过神,他担忧的眼神和刚刚认识时没有不同。


瑟蕾斯缇没有跟他说过,但是,他长得和她的老师很像,脸、身材、眼神、声音,都很像。而且他们都是一样,个性温柔的人。


“啊啊,那我们就来采集吧。”她站起身,和奇弗里来到他的工作室,两人站在房间中央的桌子旁,四个女孩贴著墙壁排排站好,几乎不敢大声呼吸。


瑟蕾斯缇首先解开了斗篷放到一旁的椅背上,再来卷起了左侧袖子,用一跟绘满魔法阵的绳子绑住了手腕的上段,接著,掏出了一把小刀。女孩们注意到了,这把小刀和奇弗里以前使用过的 “水裂魔法剑”一样,刀刃上面绘满了细细的魔法阵。

只见瑟蕾斯缇在手腕上方悬空一划,洁白的手腕上突然闪现密密麻麻的魔法阵,一小道伤口裂开,里面的血却是一种散发著莹光的亮红色,从手腕里涌现出来。一旁的奇弗里立刻用一个特殊的透明罐子凑过来,那一道血液就像一道飞流一般自己流动进了罐中,只见那罐子渐渐满起,瑟蕾斯缇又用那把小刀一划,手上的魔法阵就此消失,回复莹白的手腕,伤口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消失,只留一道血痂在上面,奇弗里也将罐子紧紧盖上,锁了起来。


“呼!每次放血之后,身体总是格外轻松。”瑟蕾斯缇看上去完全不像刚刚失血过多的人,反倒一脸放松。


“刚好是午餐时间了,我的新弟子的厨艺很不错喔!”奇弗里也收起凝重的表情, “有帮上你的忙就好了,不如说是你帮了我大忙呀。”


“这有什么,反正都是放血,我还不乐意卖给那些嘴脸难看的贵族呢。给我们魔法使自己使用还比较好,物尽其用。”


女孩们看著奇弗里老师和瑟蕾斯缇率先走出工作室,四人面面相觑。


“竟、竟然......”


“两百多岁?!”


“放血......”


“......轻松?”


瑟蕾斯缇在奇弗里的工房里住了三天,这三天里稍微指导了一下女孩们,跟他们说说由历时的趣事和见闻,并且应付女孩们的一百个为什么(四人一起)。


她要离开前又穿上那件浅蓝色的魔法袍和斗篷,深深看了可可一眼说, “希望你早日恢复你的母亲。”


便如同风一般的离开了。


(以下附一张手涂的女童版瑟蕾斯缇)



连续锻刀一周,虎彻弟终于来啦~~~~~

接下来,就是毛利小五、啊不是、藤四郎啦!!!!!